维洽洽_(主页抽奖)

❤木苏里❤️
✨毛不易✨
🌙苏轼元稹白居易🌙

头像感谢@伍所事事

k列🐧+3030604515

天上的星星有很多颗,天上的月亮只有你一个。
@谢清昼

小年抽奖

在这一天又整fo啦。

笑死我了,来抽个奖吧。就当新年礼物了。


年前最穷,打点小钱吧。

关注➕红心/蓝手➕评论,随便说点什么不用报数。

3⃣️个人分别16.16,13.14,8.88。没人就黑箱。


参与后取关着拉黑。

【添望】冬日小记

*原著向2k日常,在重逢后。

*前排催更@柒序.,你的文呢?




呼出的气在冬日里瞬间就化成了白雾,沉甸甸地要往下坠,却还是摇摇摆摆升上了天。

他用舌尖抵了抵上颚,唇间泛起一阵酸涩。

“我们啊,”他抬起头,扯出一个略带苦涩的笑,“隔了一整个太平洋呢。”


>>>


“哎呀你快点,”盛望叼着一片吐司,不耐烦地用脚踹了踹在玄关弯腰换鞋的江添,“动作那么慢,还想不想接你儿子回家了?”

“二人世界挺好的啊。”江添嘟哝道。

江添的声音本来就不大,又因为是弯着腰,显得愈加沉闷,传到盛望耳朵里就是一阵“嗡嗡嗡”。盛望将吐司往里咬了咬,确保它不会掉下来后发出了疑问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”江添总算系好了鞋带,直起身整了整衣摆,“你昨晚不是说很累了吗,怎么一大早又拽着我起来了?还那么有精力?”

盛望老脸一红,拼命咽下嘴里残留的吐司,硬邦邦地将拿着的热牛奶塞到江添手里,扭头就往外走。

“还不是因为心系你儿子。”


>>>


冷。

寒风刺骨,吹得脸生疼。盛望缩了缩脖子,将围巾向上扯了扯,只露出黑亮的双眼和微红的耳尖。

江添将手中的热牛奶饮尽,随手丢进路边的垃圾桶,反手握上盛望的,一同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。

牛奶的余温从江添传到盛望指尖,顺着经脉流进心里。

他紧了紧交握的手。早在多年前就形成了默契,就连步伐都是一致的。

“想不想喝可可?”

江添的声音透过围巾传进盛望耳蜗。一直闷头走路的盛望这才抬起眼,望见了对面的奶茶店。

“喝!”乌黑的眼睛在一瞬间迸出精光,眼尾随即微弯,露出一个略带孩子气的笑来。

像是被喂了小鱼干的猫儿。


>>>


江添在排队,盛望靠在门边。

店里开了空调。暖暖的空气触碰到冰冷的玻璃,降温化成了薄薄的一层水滴。

盛望望着玻璃外来来往往的车辆出神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拉着门。

一不小心就被从外面推开的门夹了手指。

“啊!抱歉抱歉!”是一个女生,带着慌张与不安。

盛望将手指捂进掌心,“没事,你不用在意,”他笑着抬头,却在看见女生的脸的瞬间愣了愣。

女生显然也认出了他,“啊,你是……盛望?”

“是我。”他笑着点头,“真巧啊,在这里遇见你。”

“是啊。好久没见了吧。”女生笑着捋了捋耳边的碎发,扯了扯搂着她的男生,“这是我对象,陪我来买奶茶的。……你也是因为天冷来买喝的的嘛?”

“啊不,我去接望仔,正好顺路进来买一杯。”对上女生带着疑惑的眼神,盛望出声解释道,“啊,望仔是一只猫,你别误会。它昨天有点感冒,送去宠物医院了,今天去接他回来,不然又要闹了。”

“叫望仔的给自己的猫取名也叫望仔,”女生抿着嘴笑了,眼底闪烁着光,“你也是有意思。”

“啊,准确的来说,是他的望仔,”盛望好像想到什么似的,回头指了指在排队取奶茶的江添,“两个都是。

女生越过盛望略略看了看江添挺拔的身影,愣了愣,道:“这就是那个……”

“嗯,就是那个。”盛望笑着打断她。

时间仿佛回到几年前,回到了那个女生攥着衣摆鼓起勇气跟他告白的夜。

那夜很冷,今天亦是。

只不过两位孤独客都找到了自己的余生。

“他就是那个太平洋对岸的人。”


>>>


江添拿着可可走来,自然地塞到盛望手里,替他拉了拉滑下来的围巾,然后才向面前的一对年轻情侣点了点头,“你们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女生笑着应,随即眨了眨眼,眼底透出几分戏谑,“不打扰你们啦,记得分喜糖!”

说罢便摆了摆手,拉着男友去排队了。

“……她在说什么?”江添笑着看盛望小口嘬饮,“你刚刚说我什么坏话了?”

说你划着小船漂洋过海来见我。”盛望一手拉上江添,用半边身子顶开了奶茶店的玻璃门,“走啦哥,再不去接儿子就该急了。”


>>>


寒风吹起两人的衣摆与围巾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两人交握的手。

街边树上最后一点残叶刷拉拉地往下落,带着旋儿,夹带着一些洁白。

飘雪了。

我首先冲来为各位神仙太太垫底————!

今天你有裙子穿了吗:

○0127江添生贺24h○二宣○




我记得那场午后

弥留在嘴角的牛奶味像是纯白色浪涌

有日光消融风雪凛冬

你掌心的体温刚好33摄氏度



我记得踏雪归来的故人

骨骼敲响警钟 它告诫我血脉重燃

你低头促成心跳失衡

小骗子 方才那个吻分明热烈如酒




Staff:


策划:今天你有裙子穿了吗@今天你有裙子穿了吗


文案:纸鸢@纸鸢🪁


题字:渊亭山立@渊亭山立


美工:鱼翅




时间表:


00∶00皎若云间月@皎若云间月



00∶30二离砸砸砸@二离砸砸砸



01∶00°缺氧@°缺氧



01∶30弥弥子@弥弥子



02∶00油炸香酥鱼@油炸香酥鱼



02∶30抹香鲸@抹香鲸



03∶00无名氏



03∶30一碗酸辣粉@一碗酸辣粉



04∶00风吹肉想改名@风吹肉想改名



04∶30开怀大笑@开怀大笑



05∶00温山海@温山海



05∶30寂月灭影@寂月灭影-渴望拥有绑画



06∶00纸鸢@纸鸢🪁



06∶30阿曳@阿曳



07∶00岁寒灯亦暖@岁寒灯亦暖—只要你喜欢鹄羹我们就是朋友不放假不改名



07∶30Kyushu Abendrot@Kyushu Abendrot



08∶00EIKO_@EIKO_



08∶30简时絮@简时絮



09∶00望春山



09∶30陆山山@陆山山



10∶00高上北城入@高上北城入🌈



10∶30风唐cookie@风唐Cookie屯稿中



11∶00藏锋归鞘@藏锋归鞘知道限流不会轻易悲伤



11∶30陆晏@陆晏



12∶00梨不切lyreach@梨不切lyreach



12∶30子曰曰@子不曰-请找我约稿



13:00今天你有裙子穿了吗@今天你有裙子穿了吗



13∶30维洽洽_@维洽洽_



14∶00林枳星@林枳星



14∶30北道行月@北道行月



15∶00为此春酒@为此春酒



15∶30既白233@既白233



16∶00🏔️山岚远阔@🏔️山岚远阔



16∶30岁晏@岁晏



17∶00环树旅行者🌴@环树旅行者🌴



17∶30元素失衡@元素失衡



18∶00余羡予七@余羡予七



18∶30开花的蘑菇@开花的蘑菇



19∶00Clavin.-我是张敬轩的小宝贝@Clavin.-我是张敬轩的小宝贝!



19∶30柒序.@柒序.



20∶00黑金_池面恶役厨@黑金_池面恶役厨



20∶30渊亭山立@渊亭山立



21∶00阳和启蛰🐾@阳和启蛰🐾



21∶30水星失火@水星失火



22∶00予可@予可



22∶30羽夹雪🌨@羽夹雪🌨



23∶00盐水卤凤梨@盐水卤凤梨



23∶30雀酒Finch@雀酒Finch



17:20佩阑阑阑阑@佩阑阑阑阑搞到真的了



掉落:蓝鸢飞鸾@蓝鸢飞鸾(luan),白糖禁止食用@白糖禁止食用





详情请关注tag“0127江添生贺24h”。

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!!!

皎若云间月:

【2.5木苏里生贺24h一宣】


黑暗布荆棘,有人负重前行

仲夏夜荒原,藏着少年心意

夜雨骤停,旷野此刻寂静

星河璀璨,世界灿烂盛大

百载桃花开落,千场风雪漫朔,万里水送行舟



策划@环树旅行者🌴@皎若云间月

文案@梨不切lyreach

题字@数学到底怎么学啊

美工@KAefig物流



参与人员

@麋有昭己

@Aisnow

@何处弄扁舟

@瑾世轩泠

@珹白

@白糖禁止食用

@春色捕手

@一把钢刃

@引觞满酌

@严书_

@星河沸点

@桃葡软糖

@月光魔法師

@不想上学

@梨不切lyreach

@莲舟舟很会藏吃的

@无情的红烧肉

@开花的蘑菇

@环树旅行者🌴

@林晏-

@皎若云间月

@皑如山上雪

@陆山山

@Kyushu Abendrot

@家养大型犬

@江垣

@高上北城入🌈

@纸泄轻狂(活动会改回来的哽咽)

@数学到底怎么学啊

@EIKO_

@哈哈哈哈!我长头发啦!!!

@Clavin.-我是张敬轩的小宝贝!

@纸鸢🪁

@◇我不是来救你的◇

@元素失衡

怎么才可以约到TN老师

@妍殊

@一千

@阳和启蛰🐾

@许琨菜

@巫山与云

@添望恋情记录员

@维洽洽_

@松野鱼松

@【改名防父母查岗】星子

@蓝鸢飞鸾(luan)

@南瓜粥

@余羡予七

@雀酒Finch

@木口幸

@天然卷

@书又背不完啦

@子不曰-请找我约稿

@雁渡卷岸灯



星辰作伴,晚风下酒

停停走走渡过一生

白雾奔涌,天使归乡

我一生都爱你



详情请订阅tag#2.5木苏里生贺24h#。

2.5我们不见不散。



【添望】海

*主时间线:盛望大四元旦(有时空交织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?)


*意识流产物,希望能被喜欢






-


“新年快乐。”


盛望笑着向同专业的朋友道别,看着最后一个人钻进了路口停着的出租车,转身回家。


天空不知从何时开始飘了雪。不大,冰晶在空中打着旋儿,落地却无痕。


一片雪花飘落在盛望额前,鬼使神差地,盛望伸出了手掌。


纯白的雪花在碰到手掌的一瞬便化成了水滴。盛望轻轻握了握僵硬的手,就连水滴也无迹了。


没由来地,盛望感到一阵失落。好像他想抓住的全都会因他而去。


雪花是,江添亦是。


新年的街道张灯结彩,三两成群的人们都带着和煦的笑意。


空气中都弥漫着过节的气息。


他的身边跑过一个戴着南瓜帽和小黄鸭手套的男孩子,继而又有一对年轻夫妇边喊着慢点跑边小跑着越过他。


对面迎面走来一对情侣。他们十指纠缠,说着旁人不懂的悄悄话,仿佛连哈出的白雾都带着恋爱的甜蜜。


他孤身一人,格格不入。


盛望突然开始跑。


不知从何而来的无力感再一次席满了他的心。


好像无法适应这般温馨的环境,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栖息地。


好像是江鸥带着江添初来乍到之时,也好像是江添带着江鸥离开之时。


回了家却也不见得有何成效。


租住的公寓房也是空无一人。除了他自己和窗台上的两盆蒜苗,都是死的。


连灯都不愿意开,盛望摸着黑进了浴室,又带着一身水汽抹黑钻进了卧室。


盛望捞过床头剩下的半杯水喝了一口,早已冰冷无比的水却也没能压下他心底的悸。


江添江添,满脑子都是江添。


也只有江添。


“江添……”


低低的呢喃像无意识的呼唤,也像无力的叹息。


他送了力,任凭自己的身体扑倒进床里。


不是这张床,不是这个城市,不是这个年纪,盛望却仿佛记得和江添的所有,就好像江添已经完全覆盖了他的生活,哪里都应该有江添的身影。


尤其是独自吃饭的时候,找不到人打球的时候,有题不想写却又找不到能帮忙的时候,


……还有安慰自己的时候。


冰凉的手握住了自己的,好麻痹自己感觉到的空虚。


他仍记得几年前的那个夜,他与江添在床上交缠,明明还什么都没干,身上就已经浮起一层薄汗,心底泛起一阵心虚。


却又被隐秘的快感所替代。


他仍旧记得将手探进江添那刻,江添从喉咙深处不由自主发出的那声闷哼,握住他后脑的手又用力了几分,带着些急躁地将他送到自己唇边,隐忍又深情。


盛望不熟练地操作着,双颊发烫。他哥仰躺在他身侧,一只手搭在眼上,上齿轻咬着下唇,胸腔和着鼻翼急切地耸动,从喉咙里溢出几声压抑的喘息。


他觉着脸好像更烫了,直直烫到了耳根。


“哥,”盛望的嗓音也带着哑,他抿了抿唇,故作老成地轻笑一声,问道,“爽么?”


于是他感到身侧的床垫陷下一个弧度,应该是那人撑起来的吧。


后颈被捉住,大力将他推向前方,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。心下一慌,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施了力。


不由自主地,手上加快了速度,鼻腔传出更为粗重的喘息。


他唯听见江添哼了一声,随即就被堵住了唇。


热烈的,粗暴的,唇齿交缠的,带着淡淡的血腥味的,仿佛要将他按进自己身体里的。


与他哥固有形象极度不符的一个漫长而又充满着占有欲的吻。


留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,江添贴着他的唇,低哑着带着磁性的男音轻轻唤了一声:“望仔。”


尾音落下,裹着气。像是盛上了满腔的爱意。


盛望一声呜咽,周身陡然散了气力,搭落在床边的手无力地蜷了蜷指尖,像是从胸腔里送出一声叹息。


透明顺着指缝滑落。


涨潮了啊。




—tbc.—


*半辆🚴加半辆🚴?希望2020有美女愿意来当我教练!


*坐等一个走心的评论!

“我们正当年少”

某某完结撒花。


这个夏秋冬有很多感动来自你们。

感谢遇见。

【朝俞】贺朝,爸爸当得还爽吗?

*爬上来写篇朝俞送给我🍑 @亞鐵離子.✨ ,然后再爬下去。


*老梗,沙雕大纲文,不要嫌弃我!










炫耀。>>>


“你说,你对象一觉醒来变小了?不仅是生理上,还是心理上?”


“简单来说,确实就是这样。”贺朝无视医生震惊的目光,稳重地点了点头,“就好像回到了六七岁的样子。小朋友变得特别粘人,但又不是所有人都粘,你知道吧。跟别人的时候都冷冷清清,偏偏对你又是要牵手又是要抱的,我真是苦恼……”


医生的表情在贺朝开口后就逐渐变得一言难尽。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贺朝:“苦恼?我看你美得很。这位朋友,这边的建议是去精神科看看脑子呢,左拐上二楼看到的第一间就是。”


不待贺朝再次说话,就被医生直接推出了门外。




“害,这都是什么医生,说好为人民排忧解难的呢?还是我家小朋友好。”


说着,贺朝走出医院大门,溜达进对面儿的小公园里。小公园里有个儿童游乐区,大概是专门为了给医院的小朋友们玩耍的吧。


还未走到游乐区,贺朝便远远地认出了谢俞。虽说容貌气质有些许变化,但大抵却都还是一样的。


六七岁的孩子们都扭在沙坑里欢闹,唯独他的小男朋友站在沙坑边,冷漠地看着打闹的其他同龄人。


午间的阳光正好,风也温柔,衬得小孩儿整个人暖洋洋的。六七岁的孩子总归还是有些婴儿肥,白嫩嫩的脸上细小的绒毛还未完全褪去,被温暖的阳光打出一层金色的纱。


“来接孩子啊?”不等贺朝继续欣赏,身旁一位阿姨笑眯眯地问道。


“嗯,”贺朝微微愣了愣,随即笑着答应,“来接儿子。”






接孩子。>>>


“小俞!”贺朝远远地冲小孩儿喊了声,在他看过来时招了招手,看着小孩儿清澈的眼睛逐渐透出光亮,然后笑着向他奔来。贺朝笑着接住小孩儿,稳稳地将他托在臂弯。


“你儿子长得可真漂亮。”阿姨还没走,冲着贺朝来了一句。


贺朝浑身一僵,感到环着自己脖子的藕臂一紧,暗觉不妙,但还是咬咬牙应了下来,“我也觉得,像我。”






吃糖葫芦。>>>


抱着谢俞走出段距离,沉默的谢俞正要开口,却被贺朝抢了先:“看,有糖葫芦诶!小俞你要吃糖葫芦吗?”


到底还是小孩儿,有了好吃的,其他事儿都可以放一边。谢俞抿了抿嘴,脆生生道:“要的。”


一位青年模样的男人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儿走在路上,小孩儿手里还举着比脸还要长的一串糖葫芦,任谁见了都会看上两眼,露出点微笑来。


贺朝却看不见。他低着头,看着怀里软软小小一坨的小孩儿奋力地啃糖裹山楂,淡粉的嘴上沾满了糖渍,心底柔软地化作一汪水。


突然,小孩儿抬起脑袋,睁着眼睛将糖葫芦伸到贺朝嘴边:“哥哥吃。”

他的小朋友怎么那么那么可爱!


贺朝浑身都酥了,酥得他差点抱不住怀里的小宝贝,酥得小宝贝手一抖,糖葫芦就这么掉到了地上。


贺朝:……


谢俞:……


“呜——”






睡觉。>>>


谢俞很乖,乖得不用讲睡前故事,就能安安稳稳地缩在床上,微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贺朝。


贺朝只留了一盏床头灯。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卧室的小小一角,更添了一分温暖与温馨。


谢俞环着贺朝的脖子,闭着眼睛往贺朝怀里钻,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不动了。


贺朝伸手搂着谢俞的背,将他半抱在怀里,亲亲他的脸颊。


“要是一直这样,其实也挺好的。”


“晚安,小朋友。”






恢复。>>>


贺朝醒来的时候,床上只剩下他自己。睡相一直没有改好,扒着床沿又旋转了九十度,被子却还仔仔细细地搭在身上。


怀里的小不点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
贺朝伸了个懒腰,嘟哝着“我的小乖儿子呢”。


一扭头,看见自己的男朋友抱着胸,站在床头,眼神冰冷地看着他。


“儿……老谢你怎么变回来了?”贺朝心底一惊,字里行间透露着心虚。


“怎么,当爸爸当上瘾了?男朋友不要了?”谢俞冷笑一声,活动活动手腕和脖颈,“别给我躲,让爸爸来教你应该怎么做人。”


窗外树上的几只麻雀扑棱棱地飞走,带落了几片不安生的树叶。树底的斑驳光影受了惊,闪躲着叫人看不清阴影。


今天也是宁静而美好的一天呢。

 @蓝鸢飞鸾(luan) 






画了一个小条漫送给蓝,是添哥和望仔!




蓝蓝生日快乐!!




2020继续冲!!

予卿.

 @谢谢谢清昼 


本早已开了新文档,打算依你的要求码一把刀。奈何我笔力不深,语句平平,删删改改还是不尽如意,实在不得人心。思来想去还是写几段话,代替文章赠你,倒也藏有几分真情实感。


要说初识,还真是有几分好笑。在我入lof坑不久、今年五月的某一天,确切地说是5.3那一天,你在活动群中点进了我的个人名片。“神仙看我!”——这是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
我从不信命,认为这太过唯心。可也许就是那神奇的缘分,使你我有幸深入了解了对方。


说来有趣,我们有许多共同特征,二三次皆是。认识第一天,我们就聊得火热,第二天就绑定了关系。


你是我混网以来的第一个绑定,是唯一一个绑定(持续了半年之久),也是我第一个好亲友。


你总说我有多么多么好,其实在我看来,着实是我赚了。你高高瘦瘦,长得好看,成绩优异,性格还好。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。


你总是可以和任何人都打得火热,不像我,仿佛是个社交障碍,永远负责冷场和把天聊死。


你的字也很好看啊。你还是个游泳健将。你还到处帮我找人写ID写句子,我却感觉没有什么能给你。


我不知道能把什么送给你,因为感觉什么都配不上你。


我不会说什么话,写出来的东西也没有逻辑、颠三倒四。你凑合着看吧。


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你,不管他们怎么议论你,不管生活有多不如意,不管心情好或坏,我都在这里。我们会一起进步、一起高考,然后见面,做一辈子的好朋友。我会把我自己告诉你的。


生日快乐。


我爱你。



——来自你的阿洽。

2019.12.11






*原作105章引申。








江添觉得自己醉了。


但又好像清醒着。




酒桌上时明明连看望仔都好像是虚的,需要捏着他的指尖轻轻揉捻才能确定,他确实是真实存在,而不是夜夜的幻境。


却能在超市门口清楚地看见盛望偷偷放进袋子的小盒子。


能在和盛望接吻时看清他微颤的长睫,湿润的眼睛,绯红的双颊和耳根。




他是醉了吧。醉得都开始粘人,主动黏腻地索吻。


也像是没醉。还可以精准贴上盛望的唇。




解酒?倒也不必。


他愿意与盛望在这朦胧中沉沦。